(1) Coexistence of HBsAg and Anti-HBs 

肝病是台灣人的國病,根據統計台灣B型肝炎帶原者超過兩百萬人,同時B型肝炎用在診斷, 鑑別及監控相關的生物標記也很多,包含表面抗原/抗體,e抗原/抗體及核心抗原/抗體等等,隨著病人的不同階段,這些生物標記的表現也有所不同,本次課程和大家分享的是比較特殊的情況,表面抗原/抗體同時存在的情形,因為病毒表面抗原基因上的 a determinant 突變的關係,造成宿主體內的表面抗體無法中和病毒的表面抗原, 造成分析結果會呈現抗原和抗體雙陽性的情形,常會造成實驗室人員在作報告判讀時產生困擾,而這樣的突變除了導致分析結果呈現難以判讀,同時也會造成 immune escape,detection escape 等等問題,也有文獻指出,抗原和抗體雙陽性的病人,預後也有比較不好的情形,因此不能因為抗體陽性而認為有B型肝炎病毒的免疫力,這樣的病人更應該定期追蹤並接受治療,以得到最好的處置。

(2) Occult HBV Infection

隨著口服抗病毒藥物的發展,B型肝炎帶原的病人演變成肝硬化及肝癌的比例逐年下降, 但不同於C型肝炎的治療藥物,B型肝炎目前沒有有效根除的藥物,但能透過藥物得治療得到控制, 部分病人可達到所謂的 functional care 的情形,但臨床上需要特別區分 functional care 和 occult HBV infection (OBI) 的情形,兩種情況有類似的B型肝炎生物標記結果,但對於病人是否控制病毒表現上的差異卻很大,而 OBI 的情況由於 HbsAg和HBV DNA 表現結果不同,也常造成實驗室人員在作報告判讀時產生困擾,懷疑是儀器分析誤差所造成,甚至導致錯誤報告發出,OBI 的病患也容易被當成未受到 HBV 感染的情況,增加潛在的輸血/器官移植及母嬰傳染的風險,或是當病人接觸到免疫抑制劑時,導致急性的B型肝炎復發的嚴重情形,需依賴實驗室正確的檢驗結果,避免 OBI的病人漏掉。

(3) B 型肝炎標記的判讀與診斷經驗 

B型肝炎相關 biomarkers 的使用在臨床上是相對複雜的,biomarkers 的種類多,各自代表的意義也不同,包含表面抗原/抗體 HBsAg/Anti-HBs,e抗原/抗體 HBeAg/Anti-HBe,核心抗體 Anti-HBc total/IgM 等等,在病人不同的病程階段,各個項目的參考價值不同,代表意義也有差異,本次課程希望從最基本的B型肝炎各 biomarkers 代表意義和判讀開始,讓大家重新了解各個 biomarkers,方便後續更深入的課程討論。

(4) HBV treatment and monitoring 

於民國76年開始全面實施新生兒B型肝炎疫苗施打後,B型肝炎帶原的盛行率已有顯著下降, 但根據統計35歲以上B型肝炎帶原的比例仍達到15-20%,且目前無有效根除的藥物,主要還是使用長效型干擾素及口服抗病毒藥物來達到病毒的控制,也由於健保政策的關係,目前並沒有終身給付口服抗病毒藥物,因此根據病人病毒表現的狀況,需要停藥或自費購買治療,因此藥物治療效果的評估及停藥後的復發追蹤是非常重要的議題,本次分享則是針對臨床如何使用血清免疫的標誌來有效監控B型肝炎病毒活性,避免停藥後疾病快速惡化。